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论坛 > 中东论坛
王琼:卡塔尔断交危机对海湾一体化进程的影响
文章来源:王琼    日期:2019-04-10
】【打印 关闭

 2017年6月5日,沙特、阿联酋、巴林、埃及、也门、利比亚六国及南亚的马尔代夫、非洲的毛里求斯,分别宣布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这就是卡塔尔断交风波的开端,也是海合会近年遭遇的第二次重大危机。
    所谓重大危机,指的是海合会多个成员国之间的、严重影响到组织存在和发展的争端。海合会的第一次重大危机发生于2014年。是年3月5日,沙特、阿联酋和巴林暂停与卡塔尔的关系,理由为卡塔尔支持穆斯林兄弟会,这一组织被沙特和阿联酋定性为“恐怖组织”。卡塔尔被指控违反了2013年海合会的安全协议,未能承诺不干涉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的内部事务,以及对“敌意媒体”进行庇护。虽然此次危机一度陷入僵局,持续了约8个月,但除了政府在外交上存在一定的“口水战”,并没有其他的“制裁措施”与“反制裁”措施,各国的经贸和人员往来仍然保持正常,没有对海合会达成的统一市场、海关联盟等机制造成冲击。
    而这次危机以断绝外交关系为开端,之后沙特等国逐渐断绝了与卡塔尔在经济、社会和人员方面的交流与合作。这次危机的起因实际上与上一次基本相同,即以沙特为首等国指控卡塔尔违反了2013年和2014年签署的安全协议,并与伊朗保持良好关系,干预他国国内事务等。卡塔尔则主要认为沙特等国家的行为是在挑战卡塔尔的主权,企图以断交和多方位的制裁和封锁来迫使卡塔尔屈服。目前的“卡塔尔断交风波”可以说是上一次危机在潜伏后的又一次爆发。
    由此看,这两次危机具有高度的关联性,也存在一些共性原因。第一,海合会存在固有缺陷。从两次重大危机中可以看出,海合会并不存在有效的争议解决方式。每当争端发生时,争端双方仍然停留在一对一的对话机制上。第一次重大危机结束以后,各方经过私下的谈判签署了秘密的和解协议,也无法依托海合会的机制来确保协议的实施。也就是说,海合会目前即不能充当一个对话的平台,也不能成为争端解决方案的执行机构。一旦出现争端,只能由其成员国之间自行调停,这样的模式使得海合会本身很难抵御成员国之间重大危机的不利影响。第二,卡塔尔实施特立独行的外交政策。卡塔尔奉行所谓“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其敢于挑战沙特阿拉伯在海合会的领导地位,甚至任何被它认为损害到自身“独立自主”的国家或组织都被认为是其重要的外部威胁。第三,沙特展现“一家独大”的外交姿态。在海合会六国的互动模式中,沙特处于领导核心地位。沙特占所着海合会70%的人口和88%的面积,经济总量、石油资源与产量、对外贸易额、金融资产等指标均占到海湾六国的 45%至60%。其领导核心地位不仅表现在经济、军事等硬实力上,也表现在宗教文化等“软实力”上。它是伊斯兰教的发祥地与中心,是伊斯兰教两大圣地的守护国,拥有巨大的号召力。可以说,沙特阿拉伯是海合会内部的“超级大国”,对海合会的存在和发展起着关键影响。
    事实上,卡塔尔断交风波对海合会一体化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第一,直接破坏了海合会现有的合作成果。海合会已经接连遭遇两次内部严重的危机,第一次危机并没有产生实质性破坏,仅仅暴露了海合会成员国内部潜藏已久的分歧;而第二次重大危机则直接破坏了海合会多年以来构建的合作基础,破坏了海合会内部已经建立起来的统一内部市场、海关联盟等重要成果。卡塔尔目前已经陷入被沙特阿拉伯的全面制裁状态,海合会的合作机制已经陷入了事实上的停滞。2017年12月召开的海合会第38届年度峰会,虽然科威特和卡塔尔极力尝试借此机会缓和危机,但是危机事实上导致38年从未间断的年度峰会陷入僵局,削弱了长期以来年度峰会的重要性。
    第二,导致海合会存在解散的风险。卡塔尔断交风波的直接影响是极大地孤立了卡塔尔,使得卡塔尔的海合会成员国资格事实上中止。同时,此次风波也对其他成员国造成了不同的影响。
    第三,卡塔尔断交风波尚未完全消除成员国对海合会的重视。海合会的存在仍然被各成员国所重视。目前,虽然海合会成员国内部之间发生了断交,但断交各国却十分具有“默契感”。在2017年10月,巴林外交部长提出要中止卡塔尔海合会成员国资格,但这既没有得到沙特阿拉伯的积极响应,卡塔尔也对此保持沉默。虽然目前危机仍然在继续,但在科威特作为调停者仍然没有放弃努力,卡塔尔的种种行为也表明其仍然重视其海合会的成员国资格。
    实际上,在海合会遭遇的两次危机中,虽然站在海合会大多数成员国对立面的始终是卡塔尔,但根本上反映了海合会弱势成员国对沙特阿拉伯掌控海合会的不满。目前,海合会尚无有效的争端解决方式。第一次重大危机结束以后,各方签署的补充协议以机密的形式存在,不能确保协议得到执行的后续机制。因此,一旦出现争端,只能争端各方之间自行调停,也使得海合会难以抵御争端的冲击。

(本文作者王琼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所方位图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