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论坛 > 非洲论坛
陈利宽:索马里: 灾害深重 应对艰难
文章来源:陈利宽    日期:2020-11-19
】【打印 关闭

 

2019年秋,吉布提、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和厄立特里亚等地降水量远多往年,比正常年份高出400%,多地发生洪水灾害,成为有史以来最潮湿的季节,这为沙漠蝗的繁衍创造了条件。2020年2月2日,索马里农业部宣布蝗灾暴发为“国家紧急情况”2月10日联合国呼吁国际社会采取紧急行动,筹措资金,以帮助非洲之角国家抵御蝗虫入侵,避免发生严重蝗灾和人道主义危机。新冠疫情、洪灾、蝗灾,今年的索马里可谓灾难重重索马里政府除了寻求国际援助之外,应对危机的能力严重不足

索马里所在的非洲之角地区历来是水灾、旱灾和蝗灾等自然灾害的多发区。该地区从沿海向内陆依次为热带沙漠气候、热带季风气候和高山气候。降水量由沿海到内陆地区递减。索马里的降水特点是沿海地区多于内陆地区,南部多于北部,南部朱巴河和谢贝利河流域降水最多,每年可达500到600毫米,个别年份可达1000毫米。索马里的降水多集中在春季(3~5月)和秋季(9~11月),而且多为阵发性降雨。索马里全境的年降水量为200~300毫米,属于干旱的国度。降水的空间时间分布不均和阵发性导致索马里水旱灾害频发。根据相关研究,索马里的降水还经常受到印度洋偶极子现象的影响,印度洋偶极子(Indian Ocean Dipole, IOD)是指印度洋西部和东部海表温度差,通过海气耦合作用,对印度洋盆周围地区气候和环境产生影响。正IOD(positive IOD, pIOD)事件发生时,西印度洋海温偏高,印度洋西部地区(包括非洲之角地区)的降雨量高于平均水平,就有可能发生水灾,加之天气潮湿,极有利于沙漠蝗的繁衍,导致蝗灾暴发。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正IOD事件发生频率显著增加。依此趋势,索马里今后发生自然灾害的频次会更多

20世纪70年代中期,索马里同样遭遇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旱灾对农牧业造成了沉重打击,索马里经济发展陷入困境。索马里从1960年独立以来,就是一个以农牧业经济为主的国家。独立之初,索马里是以游牧经济为主的落后国家71%的人是牧民或半牧民,90%的人口从事畜牧业和耕作业。这种经济格局到今天也变化不大。1974年发生的旱灾造成成千上万牲畜死亡,索马里损失了超过60%的羊、80%的牛和40%的骆驼和70亿先令。索马里政府动用所有资源救灾,宣布国家处于紧急状态,号召发动征服饥荒的“圣战”,并向国际社会发出强烈呼吁,寻求减灾救灾物资供应和医疗援助,在受灾最严重的北部和东北部地区,政府迅速动员学生搭建救灾帐篷。灾后,政府将1.5万名游牧民迁到沿海地区重新安置,教他们从事渔业生产,这一举措也促进了南部沿海地区水产品加工业的发展。索马里成功应对了此次旱灾。

面对同样级别的自然灾难,为什么70年代的索马里政府做的比现任索马里政府做的好呢?这主要与当时索马里的政治建设密不可分。70年代,索马里建立了强有力的中央政府。独立后,索马里先是学习西方实行议会民主制和多党制,但各政党都带有浓厚的部落色彩,部落争斗经常表现在政治斗争中,造成索马里长期难以形成稳定的政局。西亚德·巴雷将军统治的70年代,索马里实现了中央政府对各地的有效掌控。在政府的推动下,索马里实施经济发展计划,成功开展了文字改革和扫盲运动,使索马里国民文盲率大为降低,推动了索马里民族文化的发展。政府开展的反部落国家主义运动对于提高索马里国民的国家认同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此基础上,国家应对灾害的能力大幅提高。

可能有人会说,巴雷政权得到当时苏联的大量援助。但是,1991年巴雷政权倒台后,索马里同样得到联合国的大量援助,却不能解决上世纪90年代索马里面临的严重自然1991年后的索马里一直是国际人道主义问题的重灾区。每逢自然灾害,政府都难以应对。

上世纪70年代索马里政府可以有效应对自然灾害的事实说明,国家统一和政治稳定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今天的索马里还没有实现政治重建,北部的索马里兰宣布独立,极端组织索马里青年党严重威胁索马里的国家安全,索马里要实现国家稳定和政治和解仍然面临诸多挑战。

作者简介:陈利宽,延安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所方位图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